多莉妹妹笑了

「啊!我又忘記了。」多莉妹妹就這樣子三天兩頭忘東忘西的,聳聳肩又恢復快樂的笑容。一年前的多莉妹妹,常常失眠、憂傷、憤怒得吃不下飯,體重不斷下降,讓家人很擔心,最後不得 不去看身心科門診,吃藥雖減緩了情緒壓力,卻也出現副作用:健忘。

多莉和我只差一歲,從小我們就常穿一樣的衣服,因此也常被拿來比較。我是老大,皮膚白、嘴巴甜、功課好,從小就是師長眼中的好孩子、好學生;多莉是老二,小時候因為生病,所以皮膚黑、脾氣也彆扭。更倒楣的是,她和我一路同校,有一個優秀姊姊讓多莉倍感辛苦,原本活潑好動的多莉,只能默默地承受,一直努力達成別人對她的期望。

多莉進入職場後,面對資訊界高壓競爭的工作,變得愈來愈沉默。一向謹守本分、做事認真的她感到徬徨無助,卻又不知如何改變。長期的壓力終於讓多莉承受不住,她開始驚慌失眠,無緣無故地失神流淚,幾乎無法繼續工作。


驚覺人的有限

看到多莉妹妹受苦,我很無助,無法替她承擔,只能在言語上安慰她、鼓勵她,但再多的事理分析,依然解不開多莉内心的糾葛。一向理性掛帥、明思善辯的我,也開始驚慌,原來人所能做的是如此有限……。

從求學到進入職場工作多年,我總是屬於天之驕子的族群。大學填志願時,想的不是要念哪一科系,而是要選台大或清大?進入社會工作,也因為先生一句話,應徵了住家附近的高科技公司,就在惠普(HP)公司服務了十一年。工作久了想充電,雖然沒準備,抱著考一個經驗的心情,就去考了台大的EMBA,竟又考上。一路走來,似乎如此漫不經心,卻又如此幸運。然而,這種種幸運在面對親愛家人受苦時,都不再輝煌耀眼,反而成為一種說不出的負擔。

我於是思索自己的生命歷程,不論身處競爭劇烈的職場多年,乃至於中途轉行投入陌生領域創業,雖然常常不知明日如何,但在許多徬徨摸索的日子裡、面對接二連三的挑戰時,為何我總是如此地篤定、自在?

我非常清楚地知道,在外人眼中看來「幸運」的奇妙力量,絕非來自我的人脈關係,更不是憑藉人的聰明,而是源自上帝與我同在。每當我徬徨或遇挫時,我總是到上帝的面前,向他求告我的困難與無助,就像一個孩子向父親訴說委屈與疑惑,我總能得到安慰與肯定。那種安定的力量,真是超乎我的理性與智慧所能想像與理解的,我突然領悟:我是何等蒙福的人啊!但過去我卻疏忽一直沒有將這寶貴的福分與最親愛的家人分享。我流淚向上帝悔改,也懇求上帝將同樣的平安與信心賞賜給家人。


走出生命中的陰天

當我再次思索如何讓多莉卸下心頭的重擔,我相信只有帶她到上帝面前,才能得到完全的釋放與醫治。於是我邀請她來參加教會聚會,不斷為她禱告,也請弟兄姊妹一起代禱,多莉終於不再流淚。

一年後,多莉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