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中的祝福

醫生說,化療後第七天到第十四天是免疫力最低的時候,所以那一週我儘量待在家中休息。進入化療後第十五天,開始掉頭髮,好像秋天的落葉,輕輕一碰就會掉落,我覺得已經掉了很多,然而還沒有出現秃處,我很好奇:神究竟在每個人身上造了多少頭髮?

自從發現我得了第三期乳癌到現在動完手術,並開始化療的這段日子,我心裏沒有恐懼過、也沒有質疑過:「為什麼是我?」

記得多年前,有一位小弟兄問我:「齊姊,我有位長輩得了癌症,我無法接受上帝竟讓好人得癌症並受苦,而母親得兩次癌症又患阿滋海默症,妳為何不會質疑妳的信仰,不會質問神為何讓這些事臨到妳母親?」

我當時回答他說:「因為生命的主權不在我們手中,乃在神的手中,誰能定意將來必安享天年,或在睡夢中離開世界呢?有人車禍身亡,有人生病去世,究竟誰才該生病,誰才該車禍呢?事情臨到了,就去面對,神應許做我們患難中的避難所、隨時的幫助與堅固的力量,他知道如何帶領我們。母親生病,確實帶給我精神、體力及經濟上很多的壓力,但我也因此經歷了神很多的恩典與供應,神的慈愛一直沒有離開過我們。」


放下重擔

生病是一件很單純的事,我從來不會想配不配得神給我這樣的試煉,只想神已經預備好我的心來面對這次的病,我相信神為神的兒女都預備了很多的恩典,時候到了就會賜給我們,例如:平安、喜樂及勇氣。我不會花時間去害怕癌症,但我會花時間去思考,神要我怎麼回歸到他喜悅的生活樣式。

生病,也許是神警告我累過頭了,要我學習更多的放下、更多的交託,學習享受神要我經歷的安息。但是,放下重擔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光是照顧生病的父母、照顧 老公、照顧研究生,就不一定有合適的人可以替代,這些責任我樂意扛,但是我的身體已超過負荷,所以在得病之初,我最掛慮的事,仍是家人怎麼辦?

對基督徒而言,留在世界很好,被主接去與主同在也很好,但在家人照顧問題沒有安善安排好之前,我心裏還是會掛慮。過完年,一方面我就要開刀,另一方面面我還在醫院陪母親看病,而父親的健康狀況也很不好,那時我心中有許多掙扎:就是我開刀之後還要做化療嗎?化療不能保證一定有效、一定不會復發,若我接受六個月的化療,身體變虛弱了,還能照顧家人嗎?但神要我學會放輕鬆,不管化療的結果怎樣,他都要我學會把擔子與結果交給祂,於是我開始請弟兄姊妹代禱,而教會也開始幫助我接手一些家人的照顧問題。

因此,與其說得癌症是一個苦難,我寧願相信,這是神煉淨我對祂信靠的一次機會。

我開刀之後半年,蒙神賜心力、體力,使我還能在醫院全程照顧父親的兩次大手術(脊椎開刀、心臟血管繞道手術)及幫助父親的術後復健。幸好父親是在我化療期間生病,若是在之前的開刀期間,我就無法照顧他;若是在之後的放射治療期間,我因為要天天去做放療,並要照顧自己嚴重破損的皮膚,也無法照顧他,所以連父親生病的時間,神都有完美的預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