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酷, 上帝教我跳街舞

我是一個跳街舞的舞者。上帝知道我非常愛跳舞,賜下了好多跳舞夥伴、場所、表演機會,以及不斷出現的舞蹈小天使來啟發我並激勵我,如此恩典讓我能跳舞。上帝也讓我透過深愛的街舞而親近祂,記得我曾禱告求與上帝更親近,聽禱告的神應許了我的禱告。

開始跳舞是從高中一年級,我跟學長們學,也跟街舞老師學,自己更是每天努力地練習,總是想著怎麼樣才能跳得更好。無論早中晚我想練就練,學校的各個教室、司令台、家裡的客廳,還有我的房間,都是我練習的地方。

向最棒的舞者求教

「最棒的舞者應該是上帝吧!能教我嗎?」我曾想。後來我上了大學,上帝開始教我跳舞,這是多麼榮幸的事,我非常、非常地開心!以下是個小小的例子,你或許難懂,但對我可是很真實:

我練習Popping舞的Leg Hit技巧,當我把身體的重心放在右邊,可以輕鬆地做出右邊的Leg Hit,但左邊就不行,所以我練習左邊的Leg Hit時,總會自然地把身體的重心放到左邊,反之亦然。我練得很有成就感,而心裡是逃避練習非重心邊的Leg Hit的,因為那樣會讓我覺得自己沒那麼棒,雖然我知道若我也能熟練非重心邊的Leg Hit,我的肢體開發將更飽滿。這時上帝出面教了我這功課,祂跟我說:「不要欺騙自己,你知道你該練的。」

在我熱愛跳舞的生活腳步中,上帝陪伴我、也一直與我互動,我會問上帝問題,祂會回答我:我沒問的問題,祂則主動跟我說答案:祂說過的答案我會忘記,祂就一再提醒:祂還沒回答的問題,我等候祂的答案。跳舞逐漸成為我的生活,我不把跳舞所學應用到生活中,也不把生活所學應用到跳舞中,因為兩者沒有距離。我問的問題成為生命的問題,上帝繼續回答⋯。

生命的問題好多、好多,在此,我想分享「罪」的問題。我禱告、求神讓我看見我的罪、人的罪,神應允了。當祂讓我看見一些罪的時候,雖然只有那麼一些罪,有時我會哭,因為發現我怎麼這麼的罪惡,雖然傷心痛苦,我知道神還會繼續讓我看見更多的罪,這常成為我生命的低潮,而生命的高潮,則是在我發現神所賜下的恩典時,因為上帝應許「過犯不如恩賜」,這就是為什麼我獨自一人走在路上也會笑。

跳街舞五年以來,我不斷問上帝如何登峰造極,祂說:「你不應該、也不可能登峰造極。」所以,最近我禱告求全知的神教我「無知」。上帝讓我生命中出現好多的小天使,有些是我認為登峰造極的人,有些則不是;我好感謝這些小天使,但更感謝幕後的天父,祂希望我能因此體會:「在人沒有登峰造極」。

親愛的上帝,我讚美祢,因祢創造一切!我感謝祢,因祢看我就像一隻叫李羽信的小羊!



作者介紹:李羽信

畢業於台大工商管理系,挹注生命與靈魂於舞蹈的職業舞者。



祝福心語

給我的兒子羽信

「人生」的另一個代稱是「選擇」。到今天我都還不清楚自己的興趣在哪兒,你卻能堅持你的興趣,我羨慕、更感安慰。最值得高興的是,你並沒有因人在「舞」中,而沾染「弊」行;也很感謝神,透過你讓爸爸開闊眼界,接納街舞的一些「文化」(不敢說是興趣,但也學著欣賞)。

願主賜福與保守你的一生

-爸爸〈李春進〉

734 次瀏覽

聯絡我們

HFPEAST

​台北信友堂東區福音中心

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108號

富邦國際會議中心B2F

​shalom@hfpeast.tw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line
  • YouTube的 - 黑圈
  • podcast_icon_600x600

Copyright © 2020 台北信友堂東區福音中心 — 保留所有權利。

arrow&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