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事

原本快樂的童年因著喪母而變調,四歲半時,母親由於尿毒症過世了,我對母親的印象僅停留在她生命中最後的那幾個月,她牽著我的手四處問醫求診的時光。


封閉內心

母親過世時我沒有哭,從此以後,我鮮少發自內心感到悲傷,選擇過著好像完全不需要別人的封閉生活,因為我深怕「得到之後又失去」。母親節,當大家唱著《母親您真偉大》時,我在一旁總是非常羨慕、也拼命想像著母愛是什麼樣子?當鄰居小朋友笑我是「沒有媽媽的小孩」,我的對抗之道就是用功讀書,然後用好成績來向他們示威,甚至驕傲地取笑他們不如我的成績。

長久以來所缺乏的安全感,我習慣用冷漠來偽裝。由於母親生我時經歷難產,我心中常感到一股莫名的罪咎感,總害怕母親的年輕早逝與我有關。這樣的懼怕與罪咎感不時浮上心頭,於是我用優異的成績與因此得到的自信,去爭取到自認會受人稱羨的學問與職業,並用來討好身邊的人,同時掩飾心中的空虛感,但其實內心是如此的自卑與失落……。

而人最可悲的,不就是自己明明是極度的軟弱、無助,卻完全不自知,還以驕傲的盔甲來掩飾内在的空虚?

直到有一天,我遇見了耶穌。醫學系裡的學長告訴我,耶穌是我們生命的主人,祂愛我們、接納我們到天父的家中,他更是那賜我們氣息與新生命的上帝。「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,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。」(《聖經》羅馬書五章8節)「愛裡沒有懼怕;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。」(《聖經》約翰壹書四章 18節)神的話除去了我多年來心中的罪惡感與懼怕,讓我知道耶穌的愛是豐富無比的,祂愛我,甚至為了我捨命在十字架,如此愛我,並不是因為我多可愛或多了不起,這使我的心從黑暗恐懼中被救回,有了新生的盼望。

耶穌用祂愛的話語,觸摸到我心裏最深處的渴慕。耶穌全然捨己的愛,讓我重新建立自己的價值,也補足了自幼所缺乏的愛與接納。生命中因為有了耶穌,我得到完全的愛與接納。如今我深知真正的平安,並不來自學問與財富,乃源於那愛我們的主耶穌。


醫生對生命的省思

從事婦產科醫師多年,我看過許多人生的喜悅與哀傷,也陪伴病患經歷一場場的生老病死。

在醫院裏,我們這群醫護人員與父母親一起迎接新生命,見證了為人母者經歷了產痛,滿心喜悅地懷抱著嬰孩的生之喜;然而就在同一個地方,我們也送別了一起奮鬥多時對抗病魔的患者,儘管我們多麼的努力、多麼的堅持不放棄,仍然有不敵病魔摧殘的時候。

當生命的喪鐘響起,我看見病人與家屬們絕望、哀淒的神情,深感生命面對死亡是多麼的脆弱無力,在那刻,我們再多的鼓勵與安慰都好像打空氣般地真得無效、不切實際。